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戰場的女武神1-9



第一章



帝國與加利亞邊境的某處小鎮,帝國的部隊從上個月開始進駐到這裡的時候,

這個有些冷清的小鎮便開始變的熱鬧起來,每天晚上都會有小鎮居民看到喝醉了

的士兵和吉普賽妓女搞在一起的醜態,亂哄哄的堆積在小鎮的四下裡,即便是已

經有軍法憲兵處理過一批人,可是帝國的士兵依然習性未改,對於習慣了殘酷戰

爭的帝國士兵來說,閒暇時間如果不用來放縱的話,那簡直就是對自己人生的犯

罪一樣,因為他們誰都不知道一旦開戰了,自己還是否再能回到找個地方



三月的晚上還有些寒冷,卡爾拒絕了軍官俱樂部裡的同事要繼續留下來自己

再喝一杯的請求,穿上了自己藍色的粗呢大衣裹緊了身體往外走,呼出的氣息在

空中變成了一團白霧慢慢消散,團部的參謀處開會曾經說過最晚三月中旬就會開

拔,可是明天就是四月了,自己卻還停留在這個小鎮,這讓半個月前就寫好所謂

了陣地遺書的卡爾,覺得自己有些滑稽。



路上連續的幾個吉普賽和特蘭萬尼亞妓女都在朝著長相帥氣的卡爾拋著媚眼,

原本為帝國南部地區的男爵次子所以無法繼承家業,沒有經商頭腦,去了學校也

沒有在神學院裡取得好名次,最後還是轉到了文學院,從大學的文學院畢業之後

便被送入了軍營,卡爾的家族並不是什麼顯貴到不得了的大貴族,也沒有能力讓

長相帥氣很容易惹女性戀愛的卡爾,能夠認識什麼了不得的千金小姐,作為沒有

經商能力的男爵次子的他,如果不能在神學院畢業,那麼要麼去考取公務員做事

物官,要麼去軍營。



不過在軍隊裡自己也只是混到了中尉就再沒有什麼幾乎晉升,作為男爵次子

恐怕這就是自己的極限了吧?想想自己居然一輩子會爛到這種連排級別,指揮那

些大字不識一個的帝國士兵去排成戰列線,和一幫同樣大字不識一個的東歐聯邦

的活牲口對射,卡爾突然覺得自己人生似乎根本沒什麼意義。



踢著路邊的小石子想著自己進入軍營這三個月在後方訓練經歷的種種窘境,

不經意間卡爾來到了小鎮比較偏僻的一個地方,這裡的妓女和喝醉了的士兵似乎

比剛才在大街上看的更多了,沒想到自己居然想著事情走到小鎮因為軍隊駐紮而

興起的紅燈區了,想起軍隊的紀律是明令軍官不得到這邊招妓,卡爾覺得自己還

是趕緊離開這裡比較好。被捲入憲兵看到的話可就說不清了。



正準備轉身離開這是非之地,沒想到身後已經有一個金長髮巨乳穿著皮衣的

女人貼了上來,這種妓女要比剛才看到那些和是士兵勾搭在一起的漂亮不少,大

概是看到了自己藍色粗呢的軍官制服以為自己比較有錢吧,所以這種才等的貨色

才想要糾纏自己。



揮揮手表示自己不想招妓,轉身就拔腿要走,不想旁邊小巷裡突然鑽出來兩

個人纏住了卡爾,要求他給了錢才能離開,沒想到這種低劣的仙人跳,居然已經

搞到搞到帝國軍官的頭上了。



? ? 卡爾生氣的直接甩開了拉扯自己衣袖的那個金髮妓女的手,不小心一下子把

對方帶的一個踉蹌摔在了地上,看到同夥被卡爾推到,幾個男子紛紛圍住了他不

讓他脫身,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卡爾和對方口角了幾句之後,發現人越聚越多大

部分都是對方的同夥,根本不肯閃開道路讓他離開。



卡爾愈發的急躁起來,如果遲遲不能脫身真的被憲兵看到的話自己麻煩可就

大了,可是眼看著幾個流氓似的人物恐怕自己不掏錢是絕對不會讓自己離開了。

沒想到一個堂堂的帝國橘柑居然會被人當街勒索,不過大概也是對方看出自己害

怕憲兵所以才有恃無恐吧?



人群裡開始發出口哨聲,噓聲,嘲笑聲,咒駡聲,包圍著卡爾,他是甚至可

以感覺到背後已經有手在推搡自己,甚至有一隻手已經大膽的來摸他口袋裡的皮

夾錢包,卡爾轉眼的時候後面的手停止了,旁邊的手卻襲擊了過來。



卡爾開始慌了起來,想要拔出腰間的槍示警,卻不想旁邊的一個流氓借機直

接撲了過去,燧發手槍一下子沒主意走了火,砰的一聲直接打出了子彈射在了地

上,四周的人開始喊著士兵開槍了而四下奔逃,本來卡爾想著借機逃走,不想卻

被那幾個男人直接背後打了一拳,一下子暈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覺……



卡爾再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是坐在一個黑暗房間裡的凳子上的,嘗試著活

動手腳發現自己完全被綁在了椅子後面,糟糕,難道自己是被那些流氓綁架了麼?

房間的外面是鐵柵欄,酷似監獄,喊了一聲有沒有人,正在疑惑的時候忽然外面

的人喊道:「看來已經醒了,快去通知塞露貝利亞大人……」



卡爾雖然腦子還有迷糊,不過聽到了塞露貝利亞這個名字也清醒了不少,作

為瓦爾基裡的後裔而成為女武神,擁有一人可以扭轉戰局的力量,雖然平日裡不

苟言笑到甚至可以說面無表情,不過因為精緻的容貌白皙的皮膚和一雙修長的美

腿在軍中也是非常有人氣,當然更多的是敬畏,不過她同樣也掌管憲兵,現在說

要去找塞露貝利亞,難道自己在憲兵軍營中麼?



過了一小會只聽到高跟鞋踩在有些濕滑的石板上發著噔噔噔的聲音,這時候

借著這個人帶來的火把卡爾才看清楚對方的面容,原來真的是塞露貝利亞。



? ? 在火把的映襯下,將這個有著銀白長髮的巨乳大美女的纖細的腰部勾勒的分

外明顯,S型曲線隨著長腿逐漸朝自己這邊邁過而放佛在跳動一般,一直走到近

處,卡爾才能看清楚塞露貝利亞那張精緻雪白而毫無表情的媚臉,一雙紅色大眼

睛帶著少許的漠視冷冷的看著自己,紅嫩的小嘴在白皙的皮膚下映襯的愈發嬌媚,

如果仔細看的話其實塞露貝利亞似乎也只是化著淡妝,可是雙腮卻並不是那種毫

無生氣的雪白色,仔細透過雙腮觀察的話還是可以看到少許嬌媚的緋紅色,顯出

塞露貝利亞一種健康的美。



「唔……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憲兵營……」



「為什麼……我會到這裡啊……」



塞露貝利亞不再理會卡爾的提問,轉而湊近了直接張開小嘴詢問道:「你就

是那個在紅燈區違反軍紀去招妓並且鬥毆的傢夥嗎?是波爾多第三步兵團第17

燧發槍連的第一排的···呃···中尉指揮官卡爾是嗎?」



塞露貝利亞手裡拿著卡爾的軍官證,穿著紅黑相間的軍服。纖細的腰間還插

著自己的佩劍,制服的短裙下延伸出來的是被保暖的黑絲褲襪包裹的一雙修長的

美腿,黑絲美腳上穿的則是一雙可以包裹住整只秀長小腿脛的高跟長靴,這種長

靴如果不是小腿的腿型優美先洗的話是絕對穿不進去的,因為為了在戰場上活動

方便所以特別作的特別緊身。



「嗯……是的……」



卡爾呢喃這回答,大概還是因為沒有搞懂狀況,塞露貝利亞為了讓自己看明

白手裡卡爾的軍官證,讓士兵們將火把踮起把房間裡照亮,而後士兵們在塞露貝

利亞的命令下全都退出了審訊室,這時候借著火光塞露貝利亞也可以看清楚卡爾

的臉了,那張一看到就會激發女人母性本能的臉。



「作為帝國軍人,你是否知道在帝國軍隊臨時駐在地等候戰鬥任務時候是禁

止嫖妓的?」



「唔……報告長官……我並不是去嫖妓,只是偶然路過而後和那些流氓起了

衝突……」



「哦?偶然路過紅燈區嗎?」



塞露貝利亞說到這裡原本冷冰冰的雪白媚臉上,居然稍微嘴角彎翹露出了一

抹嘲諷般的微笑,大概銀白長髮巨乳美腿大美女覺得卡爾這句話說的實在太傻了

吧?要知道那個紅燈區和軍營可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方向。



「當時我在……我在想事情而已……」



「想什麼事情呢?其實在想著怎麼去和妓女鬼混的事情吧?」



「不是那種事情啦……長官……我……」



卡爾發現似乎塞露貝利亞壓根從最開始就把自己當作普通去招妓的軍官看待

了,自己怎麼說額說不清楚,看著塞露貝利亞那對撐起制服的飽滿大奶子,卡爾

咽了一下口水,忽然想起其實剛才那個金髮巨乳的妓女,似乎胸部尺寸也沒有塞

露貝利亞的大。



? ? 卡爾覺得如果把塞露貝利亞的衣襟打開的話,銀白長髮巨乳大美女的那對富

有彈性的雪白大奶子,一定會像大白兔子一樣跳出來吧?



「哦?那麼現在又開始看著我的胸部在意淫什麼?你這個變態……」



「不……長官……我只是在想著怎麼能解釋好這件事所以有點走神了……」



沒想到塞露貝利亞是這麼敏感的女人,居然猜透了自己心裡在想什麼,不過

更讓卡爾意外的是原本在人前幾乎不說話的塞露貝利亞居然意外的是毒舌屬性。



「哦?是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裡為什麼已經鼓起來了呢?」



隨著塞露貝利亞抬起那只帶著皮質手套的手,伸出了一根纖細手指指向的方

向低頭看去,卡爾這才發現自己的肉棒,居然已經在自己的褲襠中間頂起了一個

小帳篷,糟糕,這大概是自己剛才意淫塞露貝利亞大奶子時候留下的後遺症吧?





? ?? ?? ?? ?? ?? ?? ?? ?? ?第二章



「哈哈……這個長官……哪裡只是我的正常生理反應……請不要在意……哈

哈哈……哈哈……哈……」



塞露貝利亞一雙漂亮的紅色大眼睛想看著白癡一樣的眼光看著負隅頑抗還在

為自己辯護的卡爾,一直把卡爾鄙視到無法在裝傻的地步下去的時候,塞露貝利

亞這才小嘴露出了一個優美的弧度,帶著嘲諷的微笑說道:「居然嫖妓之後還去

意淫我的乳房還來找這樣差勁的藉口,卡爾中尉你還真是一個差勁的軍人啊……

不好好調教……好好管教一下的話實在不能夠糾正軍中的風氣……」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說錯話還是自己聽錯了,卡爾似乎從銀長髮巨乳大美女的

小嘴裡聽到了一個危險且曖昧的詞彙,不過還沒等卡爾過多去想這個問題,塞露

貝利亞居然直接抬起了自己的長靴,不輕不重的一直踩在了自己的雙腿之間。



「唔……長官……這樣……」



「哦?這樣有什麼問題嗎?如果那裡真的沒有問題的話……這樣踩哪裡沒

什麼吧……還是說你現在腦袋裡還在想著色色的事情呢?」



塞露貝利亞似乎有意在戲弄卡爾一樣,將黑色皮質長靴的靴底隔著褲子輕輕

的踩在了卡爾的肉棒上,雖然卡爾想要併攏雙腿阻止自己半硬的肉棒被塞露貝利

亞這樣碾踩,可是因為都已經被綁在椅子上的緣故所以最後也只能無奈繼續劈著

腿了。



靴底將肉棒微微向上,順著肉棒硬直的方向直接逼到了卡爾的小腹上,讓肉

棒完全的被自己的靴底踩踏的同時,塞露貝利亞還用自己的長靴的靴跟慢慢撥弄

著卡爾的睾丸,有節奏的上下摩挲著棒身和陰囊,讓卡爾的呼吸聲都一下子變得

粗重了不少。



「唔……長官……這樣踩的話……」



「哦?怎麼了卡爾中尉,難道只是踩踩你的肉棒就會讓你有什麼不對勁的地

方嗎?」



「不是……但是那裡……」



「那裡怎麼樣了呢?卡爾你不是要說因為我踩了你的肉棒你就會興奮吧?」



塞露貝利亞的笑容愈發的帶著蔑視的成分,高跟長靴的靴底已經開始故意快

踩慢放,讓自己的靴底毫不留情的順著肉棒上下碾踩了十幾圈,而後還注意看到

卡爾的表情之後採用自己的靴跟去撥弄睾丸,將林克敏感的睾丸猶如是小貓爪子

下的皮球一樣翻來覆去的滾弄,等到肉棒都要幾乎撐開褲襠的時候,塞露貝利亞

伸出小舌頭在自己的紅嫩小嘴上舔舐了一下後,主動撤回了高跟長靴,走過去蹲

在了卡爾的面前。



「長官……我真的……是冤枉的……」



「可是這裡似乎並不是這麼說的哦……」



塞露貝利亞主動的拉開了卡爾制服的拉鍊,那只大肉幫忙上頂著內褲便跳出

了褲門中間,塞露貝利亞帶著有些好奇的神色看著那根粗大的肉棒輕輕拉開內褲,

讓肉棒裹雜著雄性的氣味徹底暴露在冰冷的空氣之中。



因為在軍隊裡條件不是很好,所以卡爾只能一兩個星期洗一次澡,肉棒上的

味道自然比較濃郁一些,讓靠近觀察著卡爾肉棒的塞露貝利亞也輕輕皺著自己的

柳眉,不過銀白長髮巨乳美腿大美女卻並不願意移開自己的視線,微微觀察了一

會之後用自己的帶著手套的酥手的一根纖細手指主動輕輕壓在了卡爾的龜頭口上,

輕柔軟嫩的手指碰觸他馬上歎出一聲低吟。



「這裡的反應這麼強烈,明明都是一直在想色色的事情吧……」



「怎麼會……」



冰冷的空氣反而讓肉棒似乎脹的更大,甚至卡爾哆嗦著嘴在膀胱裡感受到一

絲尿液,這種想要小便的想法催發的肉棒進一步的膨大,完了,自己在塞露貝利

亞眼裡現在肯定就是一個變態了吧?



塞露貝利亞盯著卡爾那根粗大的肉棒看了好一會後這才緩緩站起來,而後重

新抬起自己的美腳,這一次冰冷的長靴直接踩踏在肉棒上,讓卡爾的肉棒感受著

冰冷靴底的直接刺激,不過雖然塞露貝利亞身材頎長,現在卡爾發現如果用她的

靴底和自己的肉棒作比較推測銀白長髮巨乳大美女的腳碼的話,塞露貝利亞的腳

尺寸並不會很大,只能算是一隻纖細類型的吧。



「卡爾中尉又在想著什麼下流的事情了吧,這一次是不是在意淫著我的黑絲

美腳呀?」



糟糕,自己似乎在這個銀白長髮巨乳大美女面前自己一切思想都暴露無遺,

塞露貝利亞難道有讀心能力麼?卡爾咬著牙,忍受著皮質的長靴慢慢猶如碾踩煙

頭一樣毫不憐惜的在順著自己的勃起的肉棒棒身上下擼動,而這一次的靴跟撥弄

睾丸可沒有之前隔著褲子那樣溫柔了,堅硬的鞋跟配合著鞋底踩踏肉棒的動作開

始用堅硬的根底是不是的輕刺一下卡爾的睾丸,而後在左右猶如球杆撥弄高爾夫

球一樣左右搖曳,讓裹雜著輕微疼痛的舒爽刺激感不斷的傳入卡爾的大腦裡,刺

激的他脊背發涼,仔細一品才會發現原來是背部已經冒汗冷卻下來了。



「卡爾中尉,我勸你還是老實交代之前到底去什麼地方了,要做什麼哦……

不然你知道不知道軍中可是有腳刑這種懲罰的?」



「腳刑……那是什麼……」



咽了一下口水,看著塞露貝利亞漂亮大眼睛裡帶著的嘲笑,卡爾的額頭都開

始冒出了輕微的汗珠,再這樣一個陰森冰冷的審訊室內,感受著肉棒上那包裹著

纖細美腳的冰冷靴底在自己肉棒上不疾不徐的摩挲,卡爾看著塞露貝利亞嫩紅小

嘴的翕動著講解起了腳刑:「所謂的腳刑可是王子大人的發明,有感於聯邦和加

利亞的很多戰俘投降後不肯招供的現狀,王子大人特別想出的,用美腳的長靴去

踩踏戰俘的最敏感的部分,無論如何再怎麼堅強的戰士,唯獨這方面還都是很誠

實的呢……」



塞露貝利亞伸出自己嫩紅的小舌頭一下自己的紅唇,如果是平日裡見面卡爾

絕對想不到在軍中一向是冷傲示人的女武神會有這樣誘人的一面,銀白長髮巨乳

美腿大美女的強烈反差加上長靴還在不斷的摩挲著自己的肉棒的冰冷刺激感,讓

卡爾的肉棒又膨脹了幾圈,粗大的龜頭也頂破了包皮,連馬眼口都頂出來了。



「對,就像你現在這樣……」



似乎也感覺到靴底踩踏的肉棒又膨脹了一圈,塞露貝利亞帶著嘲諷的笑容看

著卡爾,慢慢用靴子尖頭部分輕輕撥弄了幾下龜頭口,用長靴的靴跟輕輕點了幾

下睾丸,隨後忽然俯身頭,將自己雪白的媚臉湊近了卡爾,讓自己的靴底完全踩

住了卡爾的肉棒棒身,以此支撐自己纖細頎長的嬌軀。



「腳刑的具體刑法分為很多種,如果是腳刑執行死刑的話,那麼會讓我用靴

子慢慢的將你的肉棒磨蹭到最大,而後再用靴子跟直接刺穿你的睾丸,讓你在人

生中最後一次的噴射中迎來最大的痛楚,那種睾丸被刺穿之後痛不欲生的感覺你

還沒有感覺到吧?如果想試試的話也不錯哦,對於你們這些處男變態足控來說,

或者在這種人生最後一次也許也是第一次射精的感覺中慢慢的疼死也是一種不錯

的選擇吧……」



卡爾嚇得咽了一口口水,沒想到腳刑是這樣的東西,看著塞露貝利亞那對在

半空中隨著她驅動美腿慢慢踩踏自己肉棒而微微晃動的大奶子,卡爾搖搖頭哀求

的說道:「長官,我真的只是路過,並不是什麼去嫖妓的,請你放過我吧……我

是被冤枉的·……」



「一直用這種措辭囉裡囉嗦的男人還真是討厭啊……」



塞露貝利亞似乎有些討厭卡爾哀求自己的不爭氣的樣子,用靴底狠狠地下壓

肉棒,幾乎讓自己的靴子完全將肉棒向下踩到了凳子的邊緣處,硬硬的肉棒卡在

上面,讓卡爾呲牙咧嘴的覺得下體一陣冰冷的擠壓感。



「不過現在你只是去嫖妓,應該不會用到必須被腳刑處罰的地步,那就用我

的靴子給你的肉棒打板子的處罰吧。」



「打板子……這樣會很痛嘛?」



「居然害怕疼,你這樣還算是帝國的軍人嗎?」



大概有些不滿意卡爾的回答,塞露貝利亞的眼神也變得冰冷了許多,用靴底

將卡爾的肉棒踩在凳子的邊緣處狠狠的擠壓了一下,痛的卡爾想要伸手去捂住自

己的胯下,這時候才想起來自己的手腳已經被綁在椅子上根本無法動彈了。



「可是不論是誰……被踩到那種地方都會很痛吧……」



「所以說這就是你需要鍛煉的地方啊?不然的話這麼軟弱是無法上戰場的吧,

這次的罪過雖然還不至於直接用腳刑處死,不過懲罰還是應該有的吧。」



「那是什麼懲罰?」



「所以前面都說了啊,用我的靴子給你的肉棒打板子……」



忽然雪白的媚臉上浮現出詭異的微笑,卡爾這才發現,平日裡冷冰冰的塞露

貝利亞如果微笑起來,哪怕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仍然讓自己怦然心動,如果不穿軍

服而是穿上漂亮的連衣裙黑絲褲襪走在大街上的話,自己一定會向這位女上司搭

訕的吧?





? ?? ?? ?? ?? ?? ?? ?? ?? ? 第三章。



「哦?肉棒忽然又脹大了許多,是在想什麼色色的事情了吧?難道對著我的

長靴也能發情嗎?真是個糟糕的人呢,卡爾。」



「只是被踩的時間久了……就有了……感覺了……」



「你還真是一個誠實的變態啊,居然毫不避諱這一點。」



塞露貝利亞長時間的用一隻美腿支撐身體大概也有些累了,用自己的長靴踩

住林克的肉棒調整了一下姿勢,開始變成碾踩龜頭的姿勢,變成靴尖直接踩住卡

爾的龜頭口下壓,而靴跟則不停的左右移動,猶如球棍在撥弄曲棍球一樣,再將

自己的體重壓在了靴尖上,最後變成了全部的壓力讓卡爾的肉棒承擔。



? ? 反復十幾次之後,卡爾已經開始倒吸著涼氣,肉棒都忍不住的在塞露貝利亞

的靴底下跳動不止。



「只不過才用長靴給你打了十幾個板子就已經到了這樣的狀態了麼?你這種

足控變態還真的不如直接用腳刑處死算了。」



「哦……可是長官……這樣下去……真的……不好……」



就在卡爾一分神回答塞露貝利亞問話的時候,忽然感覺自己的肉棒在冰冷的

長靴刺激下一陣劇烈的跳動,肉棒龜頭口抽搐幾下之後,便把大量冒著熱氣的精

液,大股大股的直接噴射到了塞露貝利亞的長靴的靴底,甚至有不少還射到了靴

邦上,畫出了一道濁白色的長條痕跡。



「居然就這樣直接射在了我的靴子上……」



塞露貝利亞用自己的美腳用用力碾踩了幾下卡爾的肉棒,放佛看待垃圾一樣

最後還用靴子輕輕踢了一下卡爾的肉棒之後才收回自己的美腳,將卡爾剛剛射出

的億萬子孫液都踩在腳下,不過因為射出的量實在太大,即便從卡爾的雙腿之間

挪開了自己的黑色長靴站立到地上,還是有大量的精液從靴底慢慢流淌下來,靴

邦,靴跟和靴尖上四處都是精液的痕跡。



「你這樣的垃圾……還真是配得上射出的這些下流的東西呢……你可以走了,

下次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希望你能想一個真正的男人一樣,不要只有在充滿欲

望的時候,才會表現出男性的生理特徵。」



毫不留情的辱駡了卡爾之後,忽然塞露貝利亞走上前,用手摸著卡爾的額頭,

看著卡爾那張容易激發女人母性心裡的臉,側過身子,直接親吻了一下他的臉頰,

而後便將外面的衛兵招呼進來,將卡爾帶走。



搞不清楚狀況的卡爾一如來的時候莫名其妙的被衛兵們架了出去,不過離開

了那個陰暗的牢房之後,反而塞露貝利亞剛才紅嫩嘴角邊經常掛著的嘲諷般的微

笑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真的如同外面傳言的那樣冷冰冰的面無表情,面對衛

兵沒有任何解釋,只是眼神示意了一下衛兵們便心領神會的將卡爾的手腳鬆綁,

而後被趕出了憲兵處。



回到了宿舍躺在床上,夜裡一個人睡覺的卡爾只感覺自己的肉棒上雖然被塞

露貝利亞冰冷的靴子踐踏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而有些發腫鼓脹,可是那纖細的美

腳和修長的小腿脛,在自己眼前不住地搖曳,以及那對塞露貝利亞那對撐起制服

的飽滿的大奶子,還是讓卡爾輾轉反側,如果有一天塞露貝利亞能夠坦開衣襟,

用自己的黑絲腳為自己足交一次的話,大概自己死了也值得吧。



其後的一星期裡卡爾再也沒看見過塞露貝利亞,放佛那一夜的相遇只不過是

一場虛幻的夢境,天氣漸漸轉暖,已經到了開春的季節,冰雪完全融化,上級也

終於下達了命令,要求卡爾所在的團想加利亞的內部挺進,等待了差不多一個冬

天,終於可以上戰場,連長這幾天每天都在指揮屬下開始擦拭槍械,同時命令卡

爾也要約束好自己的部隊,在開拔前不能鬧什麼亂子了。



? ? 從連長的口氣來說,似乎他從來不知道卡爾前些日子,被憲兵帶走調查的事

情,難道塞露貝利亞沒有把審訊結果通知自己的部隊嗎?不過這樣也好,連長是

個膽小且麻煩的人,如果讓他知道自己被憲兵帶走過,恐怕這傢夥又要和自己來

來回回的重複軍規那種廢話了。



一星期之後,卡爾所屬的師奉命從駐紮的小鎮執行任務,當一個命令就是進

入加利亞之後拿下邊境城市克拉爾(架空城市,原著沒出現),而卡爾所在的團

則負責掃清附近幾個小鎮的加利亞的地方部隊,而卡爾所在的連則是先鋒。



連隊帶著輜重馬車,慢慢的沿著土道前進,加利亞因為國小力弱,所以並沒

有在邊境一線上配備很多的部隊,因而帝國軍很容易的就跨過邊境,行走了一天

一夜,出了卡爾所在的連隊打死了一個誤撞上的通信兵之外毫無所獲,不過連長

卻因此受到了批評,因為本來上面的想法是要審問這個通信兵來獲取情報的。



因為把好不容易找到的「舌頭」打死了,所以卡爾所在的連隊又被迫承擔了

第一個向附近小鎮去探索搜集情報的任務,連隊士兵們叫苦不叠,都在心裡暗罵

連長的愚蠢,在其他連休息的時候自己卻要出來幹活。



部隊呈散兵慢慢向著城鎮散開,沿途卡爾帶著自己的一個排朝著城鎮的外延

走過去,按照連長的設計,他們是應該去試探敵人的火力的。



卡爾帶著部隊貓著腰在小鎮外面的一片小麥田裡前進,忽然聽到一聲槍響,

附近的士兵馬上伏地四處張望,難道這裡碰到了敵人的獵兵了麼?



? ? 卡爾四下尋找著槍聲的來源,順著硝煙判斷大概是很遠的地方吧,檢查了一

下似乎自己的人沒有受傷的,於是卡爾命令部隊起來繼續前進,沒想到這時候一

個半紅半百長髮,穿著紅色制服,拿著大的出奇的長劍的美少女已經站在了眾人

面前。



「加……加利亞義勇軍的……瓦爾基裡人……」



前面的士兵有些驚恐的已經失了聲,這聲報警卻讓卡爾幾乎頭皮發麻,在這

個地方碰到了麻煩的對手,自從拉法戰役之後,加利亞義勇軍的每一個女武神都

會讓帝國軍膽戰心驚,「加利亞的瓦爾基裡人」成了他們的外號,也是帝國軍最

不想遇到的對手。



「步兵結成橫隊,準備戰鬥。」



如果是輕步兵遇到加利亞正規軍用散兵的話還有效,可是面對女武神這種生

物,卡爾覺得還不如結成橫隊用火力壓制試試,全排27個人出了三個拿著來福

槍的獵兵繼續趴下之外,其餘的人迅速的結成了三排橫隊線列陣,帝國士兵的訓

練度不錯,至少在卡爾看起來面對女武神這種情況下已經夠快了。



「第一排注意,肩上槍,齊步走。」



按照卡爾的意思,部隊結成了橫列式的話最好靠近一點對方再開槍,利用齊

射火力壓制的話也許還有機會也說不定,反正對方似乎也沒有逃的意思。



部隊差不多已經走到了距離對方70米的距離,對方只是站著不動,之前的

獵兵也已經匍匐了一段時間,在小麥田裡找到了合適的位置,卡爾大致觀望了一

下,才命令部隊停止前進。



「立定……預備……瞄準……」



士兵熟練地將滑膛槍從自己的肩上卸下舉槍瞄準,雖然現在卡爾所在的連經

常性的是輕步兵散兵線活動,但是基本的線列陣訓練還是不錯的,在卡爾的開火

的命令下,第一排槍一起打了出去。



對方沒有躲避,而是直接用手中的長劍就把所有的子彈檔了下來,卡爾輕啐

了一口,果然和傳聞中的一樣棘手,簡直就是怪物,不過這個時候卡爾忽然想到,

那天在冰冷牢房裡審訊自己的塞露貝利亞大概在戰場上也是這樣的恐怖吧?



「第二排預備……射擊……」



第二排的槍也打了出去,還是和之前一樣,硝煙散盡之後,對方仍然站在自

己面前,似乎自己的部隊的子彈都打入了一個黑洞一樣。



「這種麻煩的傢夥……不要太小瞧人了……Chargezala

baionnettes!」



說了一句標準的法語,士兵們面面相覷了一下,沒想到卡爾居然在這個時候

下令衝鋒,不過服從長官的命令是帝國軍裡對士兵最嚴格的要求,按照卡爾的命

令,士兵們直接大聲喊了一聲「Vive?l'Empereur!」之後,便

齊刷刷的朝著哪位美少女沖過去,不過士兵們差不多只跑三十幾米,還剩下幾米

的時候就被美少女用長劍一掃,一道不知道是什麼顏色的藍光閃過,猶如一顆榴

彈直接炸在人群中央一樣,掃過的人全都飛了起來。



「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30磅炮……」



卡爾恨恨的說了一句,20幾個人的衝鋒居然就這麼一下子幹掉了,果然和

傳聞中的一樣恐怖,不過卡爾也並不是沒有後手,看到似乎對方的注意力已經被

沖鋒吸引埋伏在小麥田裡一直沒有動的獵兵拿著來福槍早就瞄準了那位女武神,

看到卡爾舉起的手勢之後,果斷的開了槍,不過讓人驚掉下巴的時候,來福槍射

出的呈現螺旋狀飛行軌跡的子彈在碰到女武神的時候就好似碰到了鋼板一樣,只

聽到砰的一聲,子彈便清脆的彈了出去。



「這種混蛋,難道刀槍不入嗎?」



獵兵也差不多嚇的瞪大了眼睛,掏出木槌和子彈趕緊用力的敲進自己的槍管

裡,不過就在自己還在朝著火藥池裡裝藥想著打下一發的時候,剛才還一動不動

的美少女女武神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移動到了獵兵的身前,在獵兵還沒來記得起

身逃跑的時候就結果掉了對方的性命。



最後的希望也被打碎,難道自己的一個排的部隊就這麼不堪一擊麼?卡爾拿

起佩刀,自己沖向了幾十米開外的女武神,似乎對方卡爾自己沖過來有點意外,

居然沒有使用能力而是放他到了自己身邊,只不過卡爾的劍術是在學的不怎麼樣,

畢竟他只是父親的次子,又不能繼承爵位,當初的劍術老師都是男爵花很少的錢

請的三流教師。



美少女似乎有些厭倦了卡爾毫無威脅的攻擊,一劍便剝落掉了卡爾手中的長

劍一腳將卡爾踹到在地,不過卡爾仍然頑強的站起來,掏出匕首沖向對方,又再

次被打倒,不過卡爾繼續站起來,繼續手無寸鐵的沖向了對方,大概連對方都驚

訝卡爾的頑強,居然一時間愣住了。



「沒想到是莉艾拉,我們會在這裡碰面……」



卡爾伸出手馬上就要碰到那位美少女的肩膀,就在自己覺得馬上就要得手的

時候,身後忽然想起了那股熟悉的冷冰冰的毫無感情的聲音,回頭一看,塞露貝

利亞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自己的身後,一雙漂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盯著被稱呼

為莉艾拉的那位美少女……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