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我真实的生活】



【我真实的生活】

              我真实的生活



  高中毕业以后,我由于文化课太差,只考了个职业技术学院,凑合着读了二

年就算毕业了,托人进了物质局下属的一个贸易公司本来我这人就不爱干活,

在那?一天逛逛悠然的也算轻閑自在吧,上班不久,没想到我的乒乓球特长却派

上了用场,工作不久,正赶上市工会举行职工乒乓球赛,不知是谁把我从小就打

乒乓球这件事透露出去了,物质局立即把我借了去,上场一比划,那些从专业队

退役下来的选手都让我用弧圈球技拉得满地捡球,每场比赛我都拿两分,队长很

快把我从第三单打的位置调换到第一单打的位置上,几局比赛打下来,我只输了

三小局球,还都是无关紧要的球,之所以让球是队长让我故意让的,爲的是下一

场对阵时避开强队。后来到了单打时我就谁也不让了,一路打上去,直到冠亚军

决赛,到了决赛我才知道和我争冠军的原来是我练球时体校的队友,他早就打进

了省队,现在是一个局特意借来的高手。当然我是打不过他了,可我回来和队长

一说,他立即就向组委会揭发了,我闹个不战自胜。观衆却没看到最激烈的冠亚

军决赛。虽然我用这种方式取得了全市单打冠军,可名声却传遍了全局,偏偏局

?的第一副局长是铁杆的乒乓球迷,打过全市处级干部第八名。他发现了我的特

长以后,立即向局长建议,把我调进到局机关工会,专门抓群衆体育工作,兼管

机关保卫工作。就这样,我凭着乒乓球的特长,去年从基层单位调到物资局工作,

本来我是想吃乒乓球这碗饭的,可惜从事这项训练的孩子实在是太多了,再后来,

我就成了教练儿子的陪练,人家托人上省队了,我确是实在打不上去了,想回头

再抓文化课早就晚了,最后成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体育棒子”。不过,因爲

天天陪着教练儿子练球,我的技术也在飞速提高,这也是我能在全市比赛中拿好

名次的原因之一。这次能被调进物资局机关工会,也算是我的乒乓球没白练吧。



  物资局的办公楼是一座文革时的建筑,这座小楼,虽然面积不大,可因爲位

置在闹市区,早早就有人寻摸要利用这地方发点财,可惜上级机关对咱们这个部

门管理得太严了,无论多大面子都没租到手,去年秋天,一个有点儿背景的李老

闆却相中了楼下的防空洞,这是在“深挖洞、广积粮”的时代修建的,和楼上面

积差不多,就是潮湿了点儿,这位有远见的老闆托个硬人和单位领导一说,还真

就成了。李老闆一年向单位交租金五万元,水电费另外算,从大楼后面开门,不

影响机关办公,协议达成后,这位李老闆立即就张罗装修,等他筹备差不多了要

开张的时侯,我们才知道这家伙做的是桑拿浴生意,领导不禁暗暗叫苦,怕的是

这位老闆弄的到处是水,把这所大楼泡倒了就惨了,可等到开了业,却不见什麽

浴池什麽的,?面只有两个淋浴头。我们都不禁疑惑起来,这李老闆葫芦?卖的

是什麽药啊?



一阵鞭炮响过之后,大富豪桑拿洗浴中心就算开业了。我的办公室就在中心

的楼上,每天站在走廊?向后窗户一瞅,啥事都尽收眼底。由于这几天要迎接省

局的年检,我们这些又要开夜车了,所有的规章制度和帐目都要先自查一遍,就

在我们要收工回家的时侯,我无意中往楼下看了一眼,却发现下面早已是车水马

龙了,一溜小车排列整齐,真是生意兴隆啊。中心门前灯光虽然不算明亮,可在

昏暗的霓虹灯下面,一个个肥头大耳的客人打着饱嗝迈进了中心大门。没有音乐,

没有迎来送往的呼叫声音,?面静悄悄的好象?面没人一样肃静。我猜想到他们

一定做的是那种黄色生意。因爲和局机关不走一个大门,后面的事情几乎没有人

知道。只是隐约地听说是养活小姐接客人的地方,这些女孩白天从来不到外面来,

到了白天,这?可以说是门可罗雀了,只有九点锺后才热闹起来。



  收入这五万元钱,除了给机关人员做福利补贴以外,剩下的全都用来武装乒

乓球队了,因爲我们局的男队并不出衆,主要是女队有几个从省少年队下来的队

员,每次参加市一级比赛都能拿到好名次,这主要归功于我们这个爱好乒乓球运

动的副局长,是他喜爱人材,从各个角落把这些乒坛高手集中到一起,我被调到

局工会以后,具体工作就落在了我的头上,我立即去省城爲运动员购买了运动服

和乒乓球鞋,準备在下一次比赛时使用。又在机关大楼?面开辟了一个乒乓球活

动室。天天组织大家训练,我的特长一下子派上用场了,心情也就舒畅了,时间

也就过得好快了,一晃就到了冬天,对于外面的世界我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而局

机关?面的人员也冷清起来了,我们几个男性工作人员每月都能轮上一次值班,

都住在自己的办公室?面,晚上来睡觉,早晨接着工作。到了圣诞节的那天晚上,

正好赶上我值班,外面下着雪,路上行人也不多,而外面的灯光也不亮了,我看

了一会头一天晚上录播的狂欢夜的节目,觉得有些困了,就收拾床铺準备睡觉了,

我的办公室在二楼,北面是走廊,办公室都在南面,突然,我发现南面窗户上露

出一个人影,好像是个女孩模样,她焦急地用手敲窗户,我赶紧把窗户打开,一

股寒风夹带着雪花沖了进来,没等我再睁开眼睛,却从窗户上跳进一个瘦小的女

孩子,她一头扎进我的被窝,浑身哆嗦着不说话。我立即关好窗户,回到床前,

想揭开被子看看是个什麽样的小姑娘这样胆大,竟敢从二楼的窗户跳进来,可她

死活不肯让我把被子揭开,我回到窗户前面想看看她究竟是怎麽爬上来的。打开

窗子才知道她上来的路径,原来我们的大楼一楼都设有突出墙外的铁栅栏,而二

楼上却有一个长长的平台,她是沿着铁栅栏攀上二楼的平台,再慢慢挪动到我的

窗户前招呼我开窗才进来的,好一个女飞贼啊。我回到她的身边,刚想向她询问,

突然听见北面楼下人声吵杂,不知出了什麽事情。我打开房门来到走廊向下查看,

首先看到的是一辆警车,车顶上闪烁着的警灯异常醒目,有人在催促快上车,我

这才明白下面的桑拿洗浴中心发生了什麽事情,原来是公安部门实施对卖淫嫖娼

的抓捕行动呢,下面一个个小姐和嫖客低着头被押上了警车。而下面还有人在喊

:“好好搜查,不要放走一个啊。”我惦记着自己办公室?那个女孩,赶紧回到

屋子?,而那个女孩在被窝?抖动得更厉害了,她悄悄地探出头来,向我投来乞

求的目光,我从她那双恐怖的大眼睛?看出她是那样的害怕。我告诉她,下面的

警车已经开走了,你放心吧。“我观察她的情绪慢慢的安定下来了,我开始关心

她是怎麽从一楼爬到我的房间?面来的,她悄悄地告诉了我,原来她是从地下室

通往一楼厕所的小窗户中跳出去的,那个窗户别人是绝对钻不出去的,因爲实在

是太小了,上面好像还有铁丝网,她想从后门逃走,却发现前院的铁门根本就出

不去,她急中生智才冒险爬上了二楼突出的平台,又从平台上挨个窗户开,却是

一个也打不开,她见我的房间?面有灯光,这才一步步挪了过来,求我打开窗户

放她进来的。我听了她逃走的经过,立即就明白了她的身份,不禁对她産生了一

种厌恶感,当时我真想立即将她送交公安部门去处理,可当我仔细地看了她在我

被窝中的形象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来她竟然是一丝不挂躺在我的被窝?面,

原来她刚才是赤身裸体从铁栅栏上爬上来的啊,真是勇敢哪。现在,我一切都清

楚了,她是在陪客人睡觉时被堵在屋?的,当时的狼狈像是不能想象的了,而她

能够光着身子从后窗户逃出去,也算得上是狗急跳墙啦。



  我背过身去,思考着怎麽样处理面前这个出逃的小姐,此时的我脑子?面乱

极了,心想,今天怎麽这麽倒霉,偏偏遇上了这个事儿,让她立即滚蛋吧,她又

没穿衣服,而且连自己也说不清楚了,不放她走,留在自己房间?面算什麽事儿

啊。赶她出去于是心不忍,不赶她走又没法安排,他正在爲难,那个女孩却说话

了:“大哥,你今天救了我,我肯定会报答你的,你就让我在你这儿躲一夜,谁

也不知道,明天早上我肯定走,绝不会给你添麻烦。”我望着她那双泪汪汪的大

眼睛,心有些软了,我思考了一下,对她说:“今晚你就睡这房间吧,不过,要

是一会儿警察来搜查,你可别说是我把你藏在这儿的啊。”她点了点头,我準备

出去看看哪个房间的门能捅开,好进去对付一宿,可我手中握着一张磁卡,从走

廊这头转到那头,却没有打开一个办公室的门,这是因爲明天是星期天,所有的

房门都反锁上了,他无法可想,只好又回到房间,小姑娘似乎已经安定了情绪,

躺在他的被窝?平稳地睡着了。而这时,已是下半夜一点多了。外面的雪却是越

下越大,夹杂着凛冽的寒风,吹打着窗户上的玻璃沙沙作响。



  我疲乏地坐在办公桌前面,盘算着下一步怎麽办,刚刚精神高度紧张时没感

觉到屋子?有多冷,现在静下来了,我觉得身上凉冰冰的,我从衣服架上取下大

衣披在身上,稍稍暖和了一些,可困意又上来了。我望着睡在梦乡中的小姑娘,

心中産生出一种怜悯的感觉。这些可怜的女孩子,从农村出来做皮肉生意,即扰

乱了社会治安,自己又饱受嫖客们的污辱,真是可怜哪。如果刚才她失手没抓住

铁栅栏,可能就不会睡在这?了。我走出办公室向楼下看了看,外面已是一片漆

黑,往日?一直到天亮的霓虹灯不亮了,寂静的大楼?一点声音也没有,偶尔通

过的汽车在纷飞的雪花中驰过。我的身子更加感觉到了深夜的寒冷,赶紧把大衣

裹紧了身体,回到办公室?,小女孩还在熟睡中,可能她突然听到了响动,警觉

地从被窝中坐了起来,紧张地问我:“外面的车又回来了吗?”我这时,突然看

到了她胸前丰满的乳房,她也发现了我在注视着她的身体,下意识地用手捂在胸

前,我示意她赶紧躺下,她却说:“地下太冷了,你坐到床上来吧,你床有电褥

子,很暖和的。我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她向?面挪了挪爲我腾出地方,我的屁

股一沾到床,立即觉得全身都暖和了。我把大衣脱下来盖在自己身上,半靠着躺

在女孩身边。



  小女孩依偎着我的身体,仿佛很是相信我,她好像恢複了身体,热情地跟我

聊了起来,她告诉我,她本来不在这?做小姐,是这?的老闆娘向自己那?的老

闆借来的,因爲这?一下子来了七八个客人,这?没有这麽多的小姐,老闆爲了

赚钱,就向其他地方借人,谁知她们刚刚脱了衣服,警察就堵住了大门,若不是

她急中生智逃了出来,这时正在刑警队?接受审讯呢,可能是职业病吧,小女孩

在聊天时,一双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大腿根儿,我的心开始突突的跳了起来,她

示意我去把电灯关了,我下床照她的意思做了,当我再回到床上时,她却打开被

子让我也躺在被窝?面,正在我有些犹豫不决的时侯,她一伸手把我拉了进去。

我只好躺在她光溜溜的身边了,她紧紧地靠着我,手却在我的敏感部位抚摸起来,

我更加紧张了,在黑暗中却摸到了女孩饱满的乳房部位,刚想移开,却被她的手

按住了,我的手是平生第一次碰到女孩儿的这个地方,一股暖流从手上一直传到

了丹田以下二寸的地方,而她温柔的小手恰恰就在那个地方,我感觉它在女孩的

抚摸中渐渐勃起,女孩却熟练地从我的裤子中掏出了硬梆梆的鸡巴摆弄起来。我

的心在震颤,情绪在激动,有一种难以扼制的欲望在我的身体中燃烧着,她仿佛

猜出了我的心思,就从被窝中爬出来,光着身子搂住了我,一只手拿着我的鸡巴

插进了她温暖的阴道中。她上下不停地运动着,我在黄色录像中看到的情节却在

我的身体上实施了。我觉得一种快感传遍了全身,她的嘴贴在我的嘴唇上吻了起

来,我虽然在高中和一个女同学热恋时这样玩过,可我现在,却和一个小姐亲吻

上了,真是荒唐啊,她的亲吻不断的升级,把舌头伸进我的口中,我感觉到下面

一阵轻松,平时都是自己用手淫方式解决了的精液,此时却射进了女孩的阴道深

处,她感觉到了我最后发洩,立即就回到被窝中了,我这就这样稀?糊涂的完成

了自己平生第一次做爱。而小女孩仿佛也如释重负般舒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

她温柔地对我说:“你把衣服脱了和我一起睡吧?现在还有什麽抹不开的啊。”

我到此时也没法可考虑的了,便脱了全身衣服钻进了被窝,我们紧紧搂在一起睡

了,反正天快亮了。



  早晨,我被窗外汽车的轰鸣声惊醒了,而她却依偎在我的怀中睡得死死的,

我抽出自己的胳膊,下地开了电灯,开始穿衣服,而她一会起来怎麽走却使我犯

了愁,她赤身裸体跑出来,现在要我上哪儿找女孩的衣服给她穿哪,猛然间,我

的眼睛一亮,一个绝佳的想法在我的头脑中形成了,我前些日子在省城给女队员

们买的运动服和运动鞋还有一套,都在我的卷柜中锁着呢,这是爲一个爱好乒乓

球的女孩子带的,是我将来女朋友的培养目标,看来今天只好这样做了。我立即

到仓库?面找到了那套运动服和运动鞋,只是她若是穿上可能要大一些,因爲那

个女孩比眼前的小女孩要丰满一些。当我捧着全套的衣服和运动鞋回到她身边时,

她正捂着被子犯愁呢,突然见我爲她拿来了衣服,乐得一蹦高从床上跳下地,她

先抱着我亲吻了一下,然后开始试衣服,果然穿在她的身上有些宽大,可毕竟她

不用赤裸身体出我的门了,鞋却是挺合脚的,她把一切都穿戴好了,我又用把军

大衣递给了她,她穿上后像大褂一样滑稽,可也顾上许多了,我找到开大门的钥

匙,準备送她出门。临走时,我把五十元的一张票子塞在她手中,半开玩笑地说

:“昨天晚上你陪我了我,得给你小费呀。她却恼怒地把钱扔了回来,我只好改

口说:”算我借你的行了吧,你一会要打车走的啊,以后再还我好了。“她迟疑

了一下,便揣在大衣口袋中,真的要走了,我却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她看出了

我意思,便惦起脚尖,搂住我的脖子狠狠的亲吻了一口,满眼泪花地说:”我回

去后会来看你的,我再不想做这行了,太吓人了,我昨天要是摔死了,我妈妈还

不知道呢,我要回去上学,要不就做别的,反正再不做小姐了。“我点了点头,

表示同意她的意见。



  一切收拾好了,我们在黑暗中悄悄摸索着下了楼,我推开了办公楼大门,外

面的雪好大啊,我们双脚趟着深深的大雪,来到大门前面,我拿出钥匙打开了厚

重的铁门,用力把铁门挪开了一条缝隙,她侧着身子钻了出去,渐渐的消失在皑

皑白雪之中。



  而我赶紧回到大楼?面收拾房间,因爲再过一会儿,那些乒乓球队员就要来

打球了。果然,我刚刚收拾停当,几个铁杆儿球迷就嘻嘻哈哈地从门外进来了,

我赶紧打开乒乓球室让他们训练,而我自己却是有些迷迷糊糊的感觉了,昨天晚

上仅仅睡了不到一小时,现在正是困的时侯,,我推说有些感冒了,回到自己办

公室一觉睡到中午。



  楼下的大富豪桑拿洗浴中心彻底被查封了,李老闆陪了本,苦苦哀求局?给

他退点儿房租费,局长看在他那个靠山的份上,还是给退回了两万元钱,晚上,

这?又恢複了寂静,我值班时又可以睡个安稳觉了,日子久了,我也渐渐地把那

个逃进我房间的女孩子忘记了。



  冬去在来,万物複苏了,天天渐渐地暖和起来,爲了迎接全省物资系统的乒

乓球比赛,我们天天挥汗如雨地训练着,我的弧圈球拉得越发旋转了,我下决心

要拿省直机关的单打冠军。这一天,又要临到我值班了,正好利用晚上时间好好

练练发球。吃地晚饭以后,我和一个球友正在练球,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从门外

传进来,我伸出头一看,原来是几个月前人这?逃走的小女孩儿,手中拎着一个

包裹站在门外,我紧张了一下对她说:“你先在办公室等我一会儿,我一会儿就

来。说着,我快走几步来到房间门前,她推开门走了进去,我回到乒乓球室继续

练习。一个小时后,那个球友提醒我有客人在等我呢,我这才醒悟过来,连忙让

他回家,我要和朋友说话,他好像猜到了什麽,立即就收拾东西走了。我们的门

卫家就住在附近,常常是见到局?有人就不来了,反正人家是局长的老丈人,谁

也惹不起的主儿,上次若不是他又脱岗了,我收留小姐的事早就被他嚷嚷出去了。



  我回到房间,却见小女孩正在房间中看电视,正看得出神,却没发觉我的到

来,等我走到她身边,她才发现。她见我汗流浃背的样子,赶紧递上毛巾让我擦

汗,我接过来到洗脸盆的水中沾了沾,拧干了再往脸上擦拭,她兴奋地看着我,

我光着上身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却要爲我擦后背,我只好把毛巾放在她手上,

她细心地爲我擦拭着,边擦边说:“你没有想到我会来找你吧?”我说:“想到

了,你欠我的衣服呢。”小姑娘却说:“我要是不还,你也找不到我啊。”我说

:“我根本就没想要。”小姑娘却有些伤感地说:“你嫌我髒吧,我用过的东西

你哪能再要呢,反正我在你眼?总是个小姐。”我听出了她的情绪,马上满脸堆

笑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我还以爲你回家上学了呢。”她这才转悲爲喜了,

我刚要转身,她却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狠狠地亲了我一口,我有些拘束地说:

“你现在还在做那行吗?”她回答说:“我自从那天回去就不做了,托人进了医

院的护士班,现在已经到病房实习了,以后我就是护士小姐啦。”我看着她容光

焕发的脸庞,心?真替她高兴,一种特殊的感觉以从内心深处升起。我说:“你

还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去吃好吗?”她点头表示同意,我们在距离大楼不远处的

饭店吃了晚饭,回到办公室后,她坐在我的床上对我说:“我上次告诉你说我叫

雯雯,其实是骗你的,做小姐的没有用真名字的,其实我叫杜小静,家住在离这

儿二百多公?的A 城郊区的一个农村,那次要不是你救了我,我这一生也就完了。

所以,我才想着回来给你送大衣和运动服。我那天回去后找了我的姨妈,她帮我

进了护士培训班,我的工作是没问题了,可我最感谢的是你,我想和你做朋友,

你不会嫌弃我吧?”我想了想说:“我把男人的贞操都奉献给你了,有什麽不同

意的呢?”她听完,一下子把我按在床上,疯狂地亲吻起来。



  当天晚上,她仍然住在我这儿,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好好玩玩人类最神圣的

游戏了,在做爱中,她才告诉我,她其实并没有真正地接过客人,上次来这儿,

也可以说是第一次,老闆哄她说第一次要给一千元的,她当时正愁没钱给母亲治

病才答应的,谁知和一个胖胖的男人刚刚脱了衣服,那人还没动手就出事了,她

哪经过这样的事啊,拼命地逃走了,而其他的小姐对这样的事情早已是家常便饭

了,反正罚嫖客也不罚小姐,根本就没必要跑的。后来,我才听说那次行动是有

人告了密,那天晚上,警察把所小姐所掌握的嫖客们的BB机号码和手机号码都扣

了出来,然后挨个打电话,四十几个嫖客一个没跑,每人罚了两千,真是大丰收

啊。



  她又告诉我;那次见到我能救她,真可以说是死?逃生了,以身相许对她来

说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她才把本来能赚一千元的贞操献给了我,才能勇敢地主动

和我做爱,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了我。我虽然不是那麽相信她的话,可我现在真

的是喜欢上了她是真格的,我们再不用提心吊胆地做爱了,那一夜,我们做了一

次又一次,直到她告诉我说自己的小肚子实在是被我撞得受不了爲止。她不愿意

向我说起在做小姐时遇到的事情。她虽然没有被客人开苞,却也没少遭到嫖客们

的污辱,即使没有把鸡巴插进阴户?面,而自己身上几乎所有的部位,都成了嫖

客们取乐的工具,往往几个姐妹被脱光了衣服同时和几个男人在一个房间中嘻戏

玩乐。我却是津津有味地听着她的诉说,每当说到精彩的时侯,她的阴户就被我

尽情地蹂躏了一番,直到她向我求饶爲止。



  夜深了,我们却丝毫没有倦意,我这才发现杜小静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子,

她虽然很消瘦,可乳房和阴户却发育得异常丰满,稀疏的阴毛?面呈现出少女紧

密闭合的大阴唇,细长的大腿掩盖不了阴唇肥厚的迷人形态,我把手指插进少女

深深陷入的阴道口,想找到象征女性贞操的处女膜,她却嚷着叫疼。我讥笑她装

腔作势,她却说我是他的爱人,不是嫖客,要是嫖客自己就得忍受,要是爱人,

自己当然要喊疼了。我有些忿然了,假装生气的说:“那我就当一回嫖客好了,

说罢,我把她按在床上用力的插了起来,任凭她怎样挣扎都无济于事,我发洩完

了,她却跳起来说:”给钱吧?“我却说:”我是月票,到月底再结算吧。“



  过了不久,她领我去见了她的姨妈,我们的关系就算定下来了,说好了在她

正式上班半年后就结婚,我就这样找了个小姐做妻子,你们会不会笑话我的啊,

反正不管谁说啥,我这一辈子是非她莫娶了,值不值得我自己说了算吧。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