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媽媽的睡衣好香



小時候我住在一個大院里大院里有一個大男孩,我們小孩都叫他強哥,那時也就十六七歲。他的老爸在深圳,就他和他媽媽一起住。在我的記憶中他媽媽也頗有幾分姿色,看起來也要比同齡婦女年輕些。他們母子都很和善,只是不大喜歡和鄰居往來——在那時也算得上是怪人了。母子倆很親密,經常可以看到他們倆手挽手的出門。旁人看著也不覺得有什麽。  有一天晚上,大家都睡下后,強哥家忽然吵了起來。大家起來后,就看到強哥他爸拿著菜刀追著強哥出門,而強哥身上只穿著一條內褲。大家忙將父子倆分開。衆人勸說了一會兒,云姨才哭著出來,她的頭發有些亂,身上的衣服看得出來也是匆忙間穿上的。  大家一邊勸說著他們一家一邊也試著詢問發生了什麽事。可強哥只是低頭不語,云姨只是哭,強哥他爸只不住地罵著畜牲,要砍死強哥,一家人誰都不肯到底說出了什麽事。沒多久居委會的來了,后來派出所的也來了,人們也就慢慢散了去。 過了沒幾天,就有人從居委會主任的口中掏出實情來,並慢慢傳開了:原來強哥和他媽媽有奸情,那天強哥他爸坐順風車回家,剛好給逮住了。這事對強哥母子打擊很大,云姨仿佛老了許多,總是低著頭走路,強哥也總躲著人,神經兮兮的,仿佛別人會上去揍他一樣。強哥他爸后來象是原諒他們母子倆了,那事過了大概一年就把他們母子倆遷去了深圳。后來我們家也搬離了那個大院。如有和我同住那大院的想來也應記得那事,只是肯定猜不出我是誰。  強哥的事在大院里哄動一時,大家在茶余飯后都愛談論“葡萄棚那一家”(因強哥家有種葡萄,而整個大院就他們家有,故名)。那時候我還小,對男女之事半懂不懂的,而大人們也總是故作神秘,在議論那事時老轟我走。爲此我很討厭。后來我見人們議論多了,不覺很有些反感,認爲人們太多事,頗爲同情強哥母子。  有一次我在房里睡午覺,媽媽和幾個婦女在客廳閑聊。聊著聊著話題又轉到“葡萄棚那一家”,也不知怎麽幾個較爲年輕的開始互相取笑:“小心你兒子長大后也爬上你床!”正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有一個大嬸撘話了,她笑對我媽說:“你長得那麽俊,你兒子長大不爬上你床才怪哩!”   其他女的馬上附和,頓時一片哄笑。那個大嬸的一句玩笑話竟象刻在了我腦子里,讓我終身難忘。在我進入青春期后,我就常幻想著和媽媽做愛,可一直都沒有機會——因爲各方面條件都沒有。我長大后才慢慢收起了對媽媽不軌之心,可對母子亂倫的事卻一直很感興趣。  在大學我曾聽說過兩宗母子亂倫:有一個派出所所長無意中發現他的老婆偷偷去做了人流,他是結紮過的人,當然就知道那孩子不是自己的。在他嚴刑拷打下,他老婆先是說在外頭被人強奸了,可又怎能瞞過辦案多年的丈夫。最后迫於無奈說出了真相——她被兒子乘丈夫不在時強奸了幾次。這個所長怒氣沖沖地找到兒子,一槍把自己的兒子斃了。后來他也就坐了牢。  還有一個兒子和自己媽媽通奸,被做父親的知道后狠狠地揍了一頓,母子倆也就不敢了。后來兒子討了老婆,做父親越想越不甘心,竟要兒子讓老婆出來給他睡睡,他兒子竟然也答應了,可他兒子怎麽也說不通自己老婆。后來他竟協助父親把自己老婆給強奸了。  我想,世上母子亂倫的不少,只不過鮮有爲人所知罷了。特別是那些短暫的母子情就更不爲人所知了。在我長大后,在我不再對媽媽有非份之想后,沒曾想竟又和媽媽有了一段朝露般短暫的經曆。  那是我剛參加工作不久的事。有一天媽媽突然請了公休假來看望我。對媽媽的到來我感到很奇怪,后來才知道原來她是和爸爸嘔了氣才來的。那時我還住單身宿舍,是每人一個房間的那種。媽媽來到我只好把床讓給她睡,自己睡地上。剛開始兩天還沒什麽,可慢慢的又被媽媽吸引住了。  媽媽那時四十出頭,還不顯老,身材也保持得不錯。我那時已有半年多沒碰過女人了,特想女人,和媽媽朝夕相對,越看越覺得媽媽好看,越看越是沖動。而媽媽在我面前穿著也很隨便,有時候換衣服出去也只是讓我轉過身去,待我也很親切。這本來沒什麽,可因爲我心中有鬼,所以總覺得媽媽象是在勾引我。  這天晚上10點來鍾我就睡下了。   不久媽媽沖過涼后進了房。當時她穿著一套短袖白底帶花睡衣,剛洗的長發隨意地披在肩上,顯得妩媚又秀氣,而那雪白修長的雙腿更使我怦然心跳。媽媽進房后就坐在床邊吹她的頭發,還將她的腳適意地擱在我身上。昏了頭的我又覺得媽媽象是在挑逗我,猶豫再三后就試探著伸手把媽媽的腳握住。媽媽也沒掙脫的意思,只顧著吹頭發,由著我撫玩著她柔軟的雙腳。   這時我更相信媽媽是在挑逗我了。我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不禁偷偷吻了吻媽媽可愛的素足。媽媽吹完頭發,也沒理我就睡下了。我大失所望,心想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我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后來媽媽起來了,問我爲什麽睡不著。我嘟囔著自己也不知說了些什麽。然后媽媽就說既然睡不著就聊聊吧,說著就躺到我身邊,還將我的左手放到她的腮邊輕輕地握著。  我怔怔地看著媽媽,覺得她的目光好溫柔,好妩媚。我頓時重燃希望,重又興奮起來。我和媽媽先是聊她和爸爸吵架的事,聽她訴說爸爸的不是,后來就把話題扯到我身上,這幾乎和我預想的一樣!媽媽問我有沒有女朋友,我說沒有。  媽媽聽了就調皮地模仿一首歌里的一句:“你沒有女朋友?當然不信了。”  說完開心地笑了。我這時不知怎麽就認定了媽媽確實在挑逗我了,我決心把它挑明。想了想,我就有辦法了。我先把話題轉到我小時候的一些瑣事上,然后再和媽媽聊起我小時候大院里的鄰居。最后,我鼓起最大的勇氣,顫抖著問媽媽:“你還記得‘葡萄棚那一家’嗎?那家真有意思。”  媽媽聽了驚訝地望著我,她從我的神態中明白了一切,她好象不認識我似的盯了好一會兒,然后似怒非怒地搖搖頭,低聲道:“夜了,早點睡。”說著就要起來。  我明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心中是又羞又愧又惱,想也沒想就一下壓在媽媽身上。壓到媽媽身上后我就有些害怕了,可我隨即發現媽媽並不十分生氣,對我的魯莽她只是感到又可氣又好笑——盡管她裝出很生氣的樣子。而媽媽溫軟的身體和身上的體香又使我欲火大盛,我緊抱住她不住地求她答應我。剛開始媽媽很堅決地要我放開她,可在我死死糾纏下語氣慢慢軟了下來,目光也充滿了憐愛。  在一陣長時間的猶豫不決后,媽媽終於低聲答應我:“就這一次。”  媽媽並沒讓我把她身上的衣服脫光,我們也沒纏綿的愛撫,更沒有激情的擁吻;匆匆的前奏后,我和媽媽各自將褲子脫下了,我很是興奮,可媽媽卻顯得很平靜,閉上眼躺著由著我…當我將肉棒緩緩插入媽媽溫潤的小穴時,我有一種做夢般的感覺,我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頭腦昏乎乎,說不出的興奮與緊張,我不顧一切地抽送著,忘情地享受每一絲的快感…  很快我就到了高潮,當我射出最后一滴精液后,小弟弟很快就縮作一點,稍稍一動就從媽媽小穴里脫離了出來。我坐了起來,心中很些不安,也有點不知所措。而媽媽看起來要鎮定些,她起來穿好衣服就去了衛生間。等她回來后,我們也沒再交談,默默地各自睡下了。  我躺著很久也未能睡著,心中有時象吃了蜜一般甜,有時又覺得很對不起媽媽,心里很內疚。我腦中不時浮現那個大嬸的話:“你長得那麽俊,你兒子長大不爬上你床才怪哩!”  我不禁苦笑,這難道就是所謂的一語成谶?在胡思亂想中,過了良久我才沈沈睡去。那天晚上,我想媽媽也是一晚沒睡好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上班了。那一天我象夢遊一般地混過去了。當晚上我回到宿舍時,我原以爲媽媽已走了,可沒想到媽媽還在!她正與一個和我同住的同事聊得高興,還盛情邀請他一道吃飯。  吃飯時媽媽仍與那個家夥聊得起勁,可也沒冷落我,不時也會和我說說話。媽媽穿著藍碎花的白色短袖睡衣,長發隨意地紮在腦后,處處透著成熟女性的味道。我的同事好象也被媽媽吸引了,我發現他不時偷偷打量媽媽雪白修長的腿,這使我很不高興。但是也多虧有他在場,不然我們母子單獨相對不知有多尴尬了。  不過在吃飯時我慢慢發現,媽媽其實對昨晚的事好象也不怎麽在意,她讓那個家夥和我們一起吃飯主要是爲了我——怕我尴尬,而且看我的目光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溫柔。我如釋重負地松了口氣,內疚感一掃而空,心中竟生出有如初戀般的甜甜的喜悅。吃過飯,我少有地和媽媽一起做家務。  我們之間沒有過多的話語,可那感覺很溫馨,就象新婚燕爾一般。這天晚上,我們很自然地做了愛。媽媽仍不肯讓我幫她脫衣服,不大願意和我接吻,更不讓我吻她的私處。不過我仍獲得極大的滿足。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我和媽媽天天做愛。媽媽也漸漸放開了,在我可以忘情地親吻她身子的每一處——當然包括私處——的時候,我們很快就水乳交融了。  在媽媽離開的那天,我們都很不舍,可也沒說什麽。看著媽媽平靜地收集好東西,平靜地離開。我感覺就象又失戀了一次。過了一個多月,我請了探親假回到家里。爸爸他們很奇怪我怎會在那時而不是在春節回去,可也沒多問。使我感到驚訝的是,媽媽無論有人沒人,對我跟從前一般,我們之間象從未發生過任何事。  后來我忍不住了,有一次趁客廳就我兩人的時候我一把抱住媽媽。媽媽急忙把我推開,並迅速離開了。此后,媽媽就不會再和我單獨相處了。我感到很失望,可仍不死心。這天晚上,媽媽獨自去喝同事的喜灑。我感到機會來了。  吃過飯,我就守候在回家路上一處較僻靜的地方。到了7點來鍾,媽媽騎著自行車回來了。當時四下無人,我不顧媽媽的反對硬把她拖到路邊難以發現的角落里。媽媽低聲責罵著我,我緊摟著她不住地求她原諒。后來媽媽沒再責備我了,身子也軟了下來。我就抱著她狂吻了起來。此時我是那麽的激動,竟想脫下媽媽的褲子就在路邊和她做愛。媽媽被我嚇壞了,她激烈地反抗著,說什麽也不答應。  后來沒辦法了,我就提出到外頭開房。媽媽還是不答應,她既怕公安局的查房,更怕遇上認識的人。我怎麽勸她也沒用。我們倆就這樣耗著,可我一點辦法也沒有。我感到自己全身發熱,體內有一股從未有過的欲火。當時我甚至覺得:如果那晚不能和媽媽做愛,自己就會被欲火燒死。我急促地想著一個又一個的辦法,可又沮喪地發現沒一個可行。就在我快絕望時,我靈光一閃地忽然想到了媽媽的單位。那是個小單位,晚上沒人上班,也沒人值班,周圍也不會人來人往的,的確是個好地方。  我高興地跟媽媽說了后,開始媽媽還是不肯答應,后來在我的不住哀求下才勉強答應了。  我跟媽媽回到單位,偷偷地進了去,就象做賊一般。媽媽也不開燈,我們摸索著進入她的辦公室。因爲有路燈的燈光照進來,辦公室要比外邊的走廊亮些。辦公室有兩張桌子,一張是媽媽的,一張是另一個女的。進了辦公室,媽媽就下意識地回到辦公桌前坐下。由於緊張和感到別扭吧,媽媽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此刻我也不管那麽多,先把身上的衣服脫個精光,然后上前將媽媽抱上桌面就動手幫她脫身上的衣服。媽媽猶豫著不想脫衣服,我就跟她說不脫衣服會把衣服弄得很皺的,她想了想就由著我幫她把衣服脫光了。  我迅速地將媽媽身子親個遍,爲了討好她,連她腳也親了,並將腳趾含在嘴里。媽媽輕笑著掙脫了,這時候她才沒那麽緊張了,並示意我快些進入。我知道她是急著想離開,於是再草草親了親她的下身后,就靠上前去,將肉棒緩緩插入。  我感覺到媽媽里面很干,媽媽也輕聲地呻吟了起來,我就停住了。媽媽見狀忙說不要緊,並讓我繼續。我也已欲火焚身,也顧不得了,就抱緊媽媽慢慢抽送起來。  過了一會兒,媽媽里面沒那麽干了,我就加快了抽送。可我的動作一大,那桌子就開始響了起來。媽媽忙讓我輕些,這時我又怎能控制自己?我想也沒想,就將媽媽整個抱起放到地下,繼續瘋狂地抽送著,直至到高潮。  完事后,我直感到整個人都象給掏空了,全身無力,可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我躺著動也不想動了。媽媽卻很快地起了來,匆匆忙忙地清理著身子及地板,見到媽媽這樣我也只好起來和她一道清理干淨,並很快就離開了。和媽媽的這次“幽會”我是獲得了極大滿足,可心里總感到過意不去,感到對不起媽媽。第二天下午,我就離開家回去了。  直到這一年的春節,我才再次回到家里。春節期間有兩天晚上老爸去了地方,那兩晚在夜半時分我偷偷摸進媽媽房間和媽媽做了愛,兩次媽媽都不願意,怕被家里人發現,特別是第二個晚上,開始媽媽是很堅決的,后在我苦苦糾緾下才半推半就地迎合我。這兩個晚上,我覺得有些無趣,雖然也很亢奮也到了高潮,可總找不到以前在宿舍和媽媽在一起的感覺。  春節過后沒多久,我就認識了現在的老婆,我對她幾乎是一見鍾情。我花了好些心思才讓她成了我的女友,繼而成了老婆。有了她后,我對媽媽的情欲才淡了下來,當然這也與跟媽媽最后兩晚給我的感覺有關,何況我和媽媽的確是難得有機會的。  我交女友后,我和媽媽就恢複了從前的母子關系,就象從未發生過任何事情一般。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也從不提起。我一度認爲,我和媽媽之間再不會發生什麽的了。我和女友在一起大約兩年,就張羅著準備結婚。我原想回家擺酒的,可女友家人不大樂意,而我也已有了房子,再者家里人也不反對,於是就在當地擺酒了。  在我結婚前差不多一個星期,老爸和媽媽就來幫我準備婚禮,並和我同住在新居。也不知爲什麽,那幾天媽媽看起來好象特別的美,而我們又常常單獨相處,這就使我又有些動心了。可我不想再勉強媽媽了,同時因爲有爸爸在,也真的沒什麽機會,因此也不敢做出什麽舉動來。  到我結婚前一天,家里人都來了,爺爺也來了。吃過晚飯,爸爸就送爺爺回酒店休息。新居里就剩我和媽媽。我知道這是個難得的機會,可我也擔心爸爸說不上什麽時候會回來,再說媽媽可能也不會答應的。  我和媽媽坐在客廳看著電視,媽媽對電視節目似乎饒有興趣,而我卻著迷於媽媽。媽媽又是穿著一套短袖的白睡衣,端莊秀麗的臉龐仍不顯老,全身上下透著迷人的成熟女人味,特別是那修長白晳的腿仍是那麽誘人。  我被媽媽弄得欲火高升,可又遲疑著不敢靠向媽媽。在我猶疑著的時候,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到9點鍾的時候,我已徹底失望了。我不禁暗暗盼望爸爸早些回來,好讓我快些解脫。  大約9點半的時候,爸爸忽然打了個電話回來,說今晚要陪著爺爺在酒店住,不回來了。我一聽真是心花怒放,我也不知和爸爸說了些什麽了,我真是好感激好感激他,直到現在想起我仍對爸爸充滿感激之情。  我放下電話時,媽媽用好奇的目光看著我,我就告訴她今晚爸爸要留在酒店陪爺爺不回來了。接著我又補充:“媽媽,今晚就我們兩人了。”  媽媽馬上就看穿我心中所想了,紅著臉轉過頭去。  這時我已沒有絲毫的猶豫了,我馬上上前將媽媽擁在懷里。媽媽企圖推開我,並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明天你就要結婚了,這樣太對不起人家了。”  我不管那麽多,只不住地求媽媽答應我。后來媽媽經不住我的糾纏,終於答應我了。這晚我本想在新房過的,可媽媽死活不答應,最后在客房過了。這晚媽媽好溫柔,也很配合——盡管不是很主動。當我的肉棒重又進入媽媽的身子,聽著媽媽輕聲地呻吟著,我的快樂是難以言喻的了。我們緾綿而忘情地享受著性愛,直到雙方都到了高潮,才雙擁而眠,沈沈睡去。  第二天6點多我就醒了。醒來發現媽媽已起來梳洗了,我也就起了床。起來后我就到衛生間小便,也不顧媽媽正在衛生間里梳頭。媽媽見狀就啐我說我不害羞。  媽媽梳頭時顯得很是妩媚,我看著看著欲火又上來了,就從面后抱住了媽媽。媽媽忙讓我放開她,說爸爸他們要回來了,叫我不要胡鬧。我說爸爸他們沒這麽早回來的。然后就把媽媽抱了起來,並不顧她的反對硬把她抱進新房一起睡在新床上。在我把媽媽身上的衣服脫光后,媽媽只好無可奈何地和我又做了一次愛。可能是昨晚做過吧,這次花了好長時間我才到了高潮。完事后,媽媽一邊清理身子一邊罵我胡鬧。  我就笑著對媽媽說:“媽媽,我們可是洞過房的,以后你可是我妻子了。”媽媽聽了羞得臉都紅了。  當爸爸他們回來后,大家就忙開了。在那一天里,我也再沒機會親近媽媽了。可我還是拉著媽媽合照了好幾張相。有些我是摟著媽媽照的,媽媽被我弄得很有些緊張不安,可那是多慮的,旁人只不過以爲我們是母子情深罷了,又怎會想到別的呢?現在那些相片我還常常偷偷拿出來看,回味著和媽媽在一起的美妙時刻。   在我結婚后,因爲有妻子在,我更難得有機會親近媽媽了。我和媽媽之間也就再沒發生過什麽。現在媽媽顯老了,我也年紀不小了,我已不會再有和媽媽做愛的沖動。可我仍很懷念和媽媽在一起的時候。我也相信,我和媽媽的秘密,是永不會爲人所知的。。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