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夜櫃母子(1-3)



舅舅胃出血需住院療養一段日子,大夜班的櫃台找不到人做,媽隻好親自披挂上陣夜?十一點我載媽去,等她和小夜班的珍姨交接完,順道載珍姨回家。

第二天清晨,媽自己搭賓館特約的出租車回家。

四年前的某一天,有幸被珍姨收爲幹兒子。那一天,當事人都還沒出聲,媽媽眉開眼笑說:「快叫幾聲幹媽給媽媽聽聽!」從小叫慣珍姨,要叫她幹媽總覺得怪怪的。從那一天起,我就成了珍姨和媽媽兩個女人唯一的兒子了。珍姨就住在我家隔壁。彼此要借個太白粉、醬、醋甚麽的,從後陽台遞來傳去方便得很。

做了兩晚,學校開始放暑假。媽說,我曾陪舅舅渡過好幾晚的夜櫃,有些經驗,叫我去幫她。

我們這家小賓館,大夜班原本有一位媽媽桑做茶水服務。前天,她女兒生小孩,必須請假照顧女兒。媽自己忙了兩夜,正逢我暑假,便被逮去做媽媽桑的工作。老實說,小賓館的夜櫃工作,陪著舅舅做還有些好玩,自己做就一點趣味都沒有了。

交接後,媽照例問珍姨有甚麽比較特殊的客人?珍姨神情暧昧說:「303房住了一對奇怪的母子。十一點多出去吃宵夜,我告訴他們最晚一點半回來。」

媽問:「怎麽奇怪?」

珍姨看看我,眼?帶笑,將媽媽拉到櫃台旁邊,低聲說話。夜深人靜,隱隱約約的我聽到幾句:「……兩張單人……卻睡一張……我經過……聽到……好大聲……做愛……聲音好大……」

珍姨比手畫腳,我看見媽媽白皙的臉頰紅成一片,不時溜我一眼。我看珍姨那副樣子,心?實在好笑。兩年來我和她的風流事不說,前幾天連續兩個深夜載她回去時,她光著屁股大開兩腿,跨在我身上,猛力套我雞巴,弄得媽媽的車子搖搖晃晃。現在講些甚麽「做愛……聲音好大……」,卻故作神秘怕我聽見。

珍姨才走不久,自動門「叮!」的一聲,一對男女進門直接來到櫃台,要取303房鑰匙。我看那女人一臉淡妝,神情愉快。年紀約較我媽大些身材苗條,長得不錯,隻是沒我媽漂亮。那男孩看來年紀比我隻大幾歲,個頭卻比我高上許多。

我和媽媽兩人不約而同目送他兩人走進電梯。

我問媽:「珍姨說的就是……」

使個眼色,媽點點頭,臉頰又紅起來。

媽媽轉頭看電梯停在三樓,歎了一口氣,羨慕地說:「唉~她們的樣子看起來好幸福喔~」

我牽著媽媽的手,:「媽媽~我們也好幸福喔~」

媽轉過來,拍拍我的手,又歎一口氣,「唉~你多聽媽的話,少讓媽操心,我們也就好幸福了。」

過了一會兒,管區警員來例行公事,看完旅客登記簿,閑聊幾句喝完茶就走了。

我低聲問媽:「珍姨說甚麽啊?」

媽紅著臉說:「你珍姨說話有時教人聽不太懂,媽也搞不清楚她說甚麽。」

「那你還聽得臉紅耳赤,我才不信咧,說來聽聽嘛~一整夜的時間,好無聊耶~媽!」我扳著媽媽的手臂扯來扯去。

媽打掉我的手,「別鬧了,去播影片。」

我開了碟影機,回頭問:「還是照順序播嗎?」

媽說:「我來。」指頭敲著鍵盤,屏幕上框框?的片名一直往下滑……「這張……這張……還有……這張……這三張洋片13台播。」

我一看,兩張是歐洲影片,旁邊的說明:母子亂倫,中文字幕。還是有劇情的上下集。另一張是美國家庭亂倫影片,不禁瞧了媽一眼。

媽紅著臉說:「例行公事看甚麽!」又去敲鍵盤選15台影片。我仔細看了看,三張日片中,也有兩張母子亂倫影片。心想:「媽媽莫非看303房人家好幸福,今夜要幫他母子倆人助興?」

我很小聲地問:「媽~珍姨說的是不是就是那個?」指指碟影機。

媽點點頭。

我更小聲:「媽媽~珍姨到底怎麽說的嘛~」怕媽聽不清楚,摟著她肩膀嘴巴幾乎貼著她耳朵。

媽躲了躲,低聲說:「你還小,講那些事給你聽很不適當。」

「媽媽~~我年紀是小,可是我們家開賓館,甚麽亂七八糟的事你兒子沒見過?」我嘴巴跟過去:「那類影片我都看爛了,就差真人其事沒聽過,談這種事怎會不適當?親愛的媽媽,滿足滿足兒子的好奇心罷,求求你!」

媽媽頭一偏,瞪著我,「供客人看的,你這小鬼也拿來觀賞!」

我說:「媽~我班上同學幾乎每人都看過這種光碟片,不要大驚小怪的,兒子去沖杯咖啡給你喝,邊吃些小酥餅,好說說珍姨講的事。」

媽啜了一口咖啡,站起身探頭瞧瞧樓梯口,將櫃台門關上,低著聲音:「阿珍說,303是兩張單人床的房間,那對母子卻隻用一張床。另張床幹幹淨淨,連毯子都沒拉開,十點多她去送茶水看見的。」

媽靜了半響,纖細的大指和食指,在杯子彎彎的把手上上下下滑動,接著又說:「阿珍九點多送茶水去306房經過303房時,就聽到…聽到女人的……女人的哎叫聲……」媽又停下來,臉紅紅地端起杯子喝咖啡。

「然後呢?然後呢?」我抓著媽的手。

媽放下杯子,臉如晚霞,聲若蚊蟻:「阿珍說,當時,13、15台並沒播片,303房也隻有那母子兩人。因此,303房傳出來的女人做愛哎叫聲,一定是那個母親。」

我「籲~」了一口氣,癱在椅子上,喃喃道:「真的有這種事耶……真的有耶……」

媽媽也輕輕歎了一口氣,低聲說:「這世上甚麽奇奇怪怪的事都可能發生,這種事不僅真的有,在我們周遭還不少呢,我們不知道而已!」

我聽媽媽好象話中有話,挺起身子問道:「媽~你好象知道其它的故事,說來聽聽嘛~」

媽媽沒做聲,左手掂一塊小酥餅心不在焉地咬著,右手做著很奇怪的動作。

長長的食指在咖啡杯橢圓形把手中,穿進穿出。素白的臉頰暈紅一團。

我輕輕叫:「媽~媽~」

媽媽呆著眼睛不知在想甚麽,好象沒聽見。

我又叫了一聲:「媽~」

媽一驚,轉頭問我:「幾點了?」

我回頭看鍾:「兩點了。」

媽站起來:「你看著,我去巡巡。」

我拉著她裙子:「媽~你還有其它的故事沒講呢!」

媽媽拍拍我的手:「先辦正事要緊,回來再說給你聽,乖~」取電筒打開櫃台門,進電梯去了。

媽出去後,我一人喝著咖啡,滿腦子盡是303房那母親的倩影。珍姨的乳房好大,小屄肥碩毛草黑亮。那母親的乳房看來也不小,或許更大。小屄不知長成甚麽美樣子。媽媽的乳房、小屄都曾經不小心地被我看過一次。乳房比珍姨小一號,卻比她的挺。小屄也是一片黑亮毛草,其它就沒看清楚了。

說來好笑,自家開賓館,頭次和珍姨肏屄也是在賓館,別人開的賓館。當時兩人進去的模樣,現在回想起來,應該也像303房的母子。大一寒假時,有一晚,媽媽和珍姨去參加同學會。媽媽來電叫我搭出租車去家甚麽酒店載珍姨回家。到了那酒店,媽說,她是召集人還走不開,珍姨喝醉了先開媽的車子載回去。

我問:「怎麽會這樣?」

媽闆著臉說:「離婚的婦人見老同學們大多幸福美滿,心情怎麽會好!」

車?一片酒氣,珍姨醉態可鞠地說好熱!叫我開冷氣。那時是冬天,冷氣開沒多久,珍姨又說好冷,叫我抱抱她,我說,「不行!正在開車。」珍姨咕哝幾聲,好象又睡著了。

快到家時,她突然醒過來,哽著喉嚨說:「回家也是冷冷清清的,珍姨頭痛想到別處小睡一覺,你找家清靜的賓館陪珍姨進去,好麽?」

我把車子開到鄰市去,找了家賓館。扶她進房間之後,珍姨也不知是否還醉酒?開始胡言亂語,說她手軟腳酸,叫我幫她脫衣幫她洗澡。第一次看見珍姨雪白豐滿的身體,差點流出鼻血。脫下黑色三角褲時,珍姨身子扭了一下,微哼一聲。小小的褲子濕淋淋,我把它卷到腿彎處,珍姨又嬌哼了一聲,將雙腿舉高,自己拉了下來。拿著那條可擰出水的小褲子,珍姨說:「黏褡褡穿在身上很不舒服,剛才在車上就想脫掉了,都是那些老三八害的,才會濕成這付模樣!」

我小聲問:「她們怎麽害你?」

珍姨苦笑一聲,:「小鬼,你知道嗎?女人湊在一起,除了兒女之外,最喜歡說的就是黃色笑話。而且精彩程度絕對不輸男人,尤其是那幾個自吹家庭有多幸福美滿的三八婆。」

珍姨揚揚手中的濕褲子,臉紅耳赤:「那幾個三八婆,講的根本就是色情笑話,害得珍姨那?……那?流了一大片水!」

她兩條圓潤雪白的大腿間,粉紅的陰唇微微張開,看來濕濕的,陰毛黑亮水痕處處,覆在雪白高突的陰阜上方。黑白相映在燈光底下閃閃發光,我想摸卻不敢摸,幹瞪著兩眼猛吞口水。

珍姨摸著我的頭,聲音好柔膩:「有沒有看到那?還在流水?」將雙腿又分開些。露出一個粉紅色的小孔,果然流著略微透明的水。

我點點頭,想說有,卻口幹舌燥說不出來。正瞪著眼睛吞口水,珍姨嬌滴滴說:「好冷,你也把衣服脫了,上來抱著珍姨暖和暖和。」

我三把兩把便脫個精光,珍姨不知何時也將上衣奶罩解下來,一絲不挂躺在床上,笑吟吟盯著我的下面看。掀開被子,聲音甜蜜對我招手:「上來~」

被窩?的珍姨,渾身滑膩香軟,托著兩座顛顛抖動玉乳,盯住我眼睛,笑嘻嘻說:「兒子啊~你珍姨這兩個大奶奶,沒哺過嬰兒,你來吸吸滋味如何,也教珍姨嘗嘗哺兒的美味。」

我輕輕抓住那對軟硬適中饒富彈性的大乳房,捏捏擠擠玩沒兩下,奶頭挺立起來,顔色好象變得更深,彷若就要噴出奶汁,趕緊低頭含住右手那顆。珍姨輕輕吟聲:「啊~兒子吸媽媽的奶奶~」壓住我的頭。

淡淡無甚味道的汁液,滲在舌頭上。我舌頭抵住挺立的奶頭,用力吸吮。

珍姨又長長呻吟:「啊~兒子用力吸~用力~」那汁液幾乎瞬間注滿了我口腔。

珍姨撫著我的頭,閉眼夢呓喃喃:「……聽人家說,幼嬰吸母奶,母親會有快感……甚至會流水……原來是真的……你摸摸……有沒有……」抓著我的手拉到底下去。

珍姨的兩片陰唇摸起來肥肥嫩嫩,積滿了黏滑的水液,我小聲說:「真的,流了好多水~」

她身子發抖,「……吻吻珍姨會不會……」緊緊摟住我,紅紅的小嘴巴微微張開。我看見粉紅色的舌尖露了出來,好誘人。心想你幹兒子初三就會接吻了,學那A片,伸出舌尖往兩片紅色濕潤的櫻唇,舔繞幾下,觸著她粉紅色的舌尖,深深吻下去。珍姨說話嬌嬌軟軟,接起吻來,舌頭在你口中挑纏絞挖,可靈活得很。

兩人吻得密不透氣,隻能用鼻孔咻咻喘氣。珍姨想必是色情笑話聽太多了,熱情如火,我指頭摸著小屄屄,她也挺起下面磨來磨去。手更是火辣辣抓住雞巴撸撸捏捏。雞巴被她細膩的手掌握著玩弄,比起我自己打手炮真是快樂好幾倍。

珍姨放開嘴唇,聲音發抖:「在外面撫摸,不要把指頭插進去,要插用你底下這隻大肉棍插……來~」抓住我的雞巴,在她濕滑的陰唇間磨了幾下,然後抵在小屄口。我打了一個寒顫。「來就來!」我感到龜頭尖端陷在一個小泥濘坑?,全身已經快冒煙了,學個A片?頭最猛的姿勢,往下頂去!

珍姨低叫一聲:「啊!輕點!」

水這麽多,滑溜溜的,珍姨位置擺得又準,小泥濘坑「吱!」的一聲,龜頭連龜頸全部鑽進珍姨的小肉洞?。

珍姨拍一下我屁股,低聲罵人:「混帳東西!這麽用力!」打完罵完,又摟著我的屁股:「再插進去,不許留半絲絲在外面。」

我心想,「那還不簡單?」屁股晃幾個圈圈,整條鐵硬的雞巴就溫溫柔柔鑽進珍姨的小屄屄?,緊緊插著,半絲絲都沒留在外面。

我故意牽著珍姨的手往她小屄摸去:「你摸摸,半絲絲都沒留在外面。」

珍姨摟下我的頭,「好~好~輕輕抽插會不會?再吸吸另一邊,看看有沒有奶汁。」

嘴巴輕輕吸吮奶頭,雞巴卻用勁抽插小屄屄。插了也不知幾百下,珍姨在底下大聲呻吟,尖聲哎叫。我兩手撐住床鋪,上氣不接下氣,又拼力插了幾十下,雞巴狠命往肉洞頂去,熱精滾滾灌進珍姨陰道深處。

有一次想去她家做,出門閃進她家,卻被趕了出來,隨後又叫我去某某賓館

等她。我一直攪不明白爲何她獨自一人居住,卻不肯我兩人在她家做愛,反而要

到外面幽會?後來才發現其中的秘密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